VOA连线(黄耀毅):川金会,习马会,历史性峰会为何选在新加坡?

  • 添加 年 前

    美国之音中文网美国之音中文网

    持续时间: 7:23

    美国总统川普乘 “空军一号”已于周日晚间抵达新加坡,准备与稍早前就已经抵达新加坡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过招,举行历史性的“川金会”,VOA卫视驻白宫记者黄耀毅与美国之音驻国务院记者张蓉湘有来自现场的连线报道。《海峡论谈》今晚也将邀请两位专家,从台湾观点为您解析川金会幕后的各方博弈以及对美中台关系的影响。
    美国之音中文网视频 - www.voachinese.com/a/4432476.html

love my home YEJZD
love my home YEJZD

这个金三胖不是好东西,希望美国政府斩首,他是缓兵之计,希望川普不是东郭先生,谢谢,大陆人民感谢川普的英勇,为世界和平作出的努力,谢谢。

年 前
胡振
胡振

三胖去新加坡投奔美国怀抱,习小小脸面何在。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龙应台: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 幸福就是,生活中不必时时恐惧。 开店铺的人天亮时打开大门,不会想到是否有政府军或叛军或饥饿的难民来抢劫。走在街上的人不必把背包护在前胸,时时刻刻戒备。睡在屋里的人可以酣睡,不担心自己一醒来发现屋子已经被拆,家具像破烂一样被丢在街上。到杂货店里买婴儿奶粉的妇人不必想奶粉会不会是假的,婴儿吃了会不会死。 买廉价烈酒喝的老头不必担心买到假酒,假酒里的化学品会不会让他瞎眼。小学生一个人走路上学,不必瞻前顾后提防自己被骗子拐走。江上打鱼的人张开大网用力抛进水里,不必想江水里有没有重金属,鱼虾会不会在几年内死绝。 到城里闲荡的人,看见穿着制服的人向他走近,不会惊惶失色,以为自己马上要被逮捕。被逮捕的人看见警察局不会晕倒,知道有律师和法律保护着他的基本权利。已经坐在牢里的人不必害怕被社会忘记,被历史消音。 到机关去办什么证件的市井小民不必准备受气受辱。在秋夜寒灯下读书的人,听到巷子里突然人声杂沓,拍门呼叫他的名字,不必觉得大难临头,把所有的稿纸当场烧掉。去投票的人不必担心政府作票、总统作假。 幸福就是,从政的人不必害怕暗杀,抗议的人不必害怕镇压,富人不必害怕绑票,穷人不必害怕最后一只碗被没收,中产阶级不必害怕流血革命,普罗大众不必害怕领袖说了一句话,明天可能有战争。 幸福就是,寻常的日子依旧。水果摊上仍旧有最普通的香蕉。市场里仍旧有一笼一笼肥胖的活鸡。花店里仍旧摆出水仙和银柳,水仙仍然香得浓郁,银柳仍然含着毛茸茸的苞。俗气无比、大红大绿的金橘和牡丹一盆一盆摆满了骑楼,仍旧大红大绿、俗气无比。银行和邮局仍旧开着,让你寄红包和情书到远方。药行就在街角,金铺也黄澄澄地亮着。电车仍旧丁丁响着,火车仍旧按时到站,出租车仍旧在站口排队,红绿灯仍旧红了变绿,消防车仍旧风风火火赶路,垃圾车仍旧挤挤压压驶进最窄的巷子。打开水龙头,仍旧有清水流出来;天黑了,路灯仍旧自动亮起。 幸福就是,机场仍旧开放,电视里仍旧有人唱歌,报纸打开,仍旧有字。饭店门口仍旧有外国人进出,幼稚园里仍旧传出孩子的嬉闹。幸福就是,寒流来袭的深夜里,医院门口“急诊室”三个字的灯,仍旧醒目地亮着。 幸福就是,寻常的人儿依旧。在晚餐的灯下,一样的人坐在一样的位子上,讲一样的话题。年少的仍旧叽叽喳喳谈自己的学校,年老的仍旧唠唠叨叨谈自己的假牙。厨房里一样传来煎鱼的香味,客厅里一样响着聒噪的电视新闻,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回来了,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 幸福就是,头发白了,背已驼了、用放大镜艰辛读报的人,还能自己走到街角买两副烧饼油条回头叫你起床。幸福就是,平常没空见面的人,一接到你午夜仓皇的电话,什么都不问,人已经出现在你的门口,带来一个手电筒。 幸福就是,在一个寻寻常常的下午,和你同在一个城市里的人来电话平淡问道:“我们正要去买菜,要不要帮你带鸡蛋牛奶?你的冰箱空了吗?” 黑沉沉的海上,满缀着灯火的船缓缓行驶,灯火的倒影随着水光荡漾。 15岁的少年正在长高,脸庞的棱角分明,眼睛晶亮地追问你世界从哪里开始。两个老人坐在水池边依偎着看金鱼,手牵着手。 春天的木棉开出第一朵迫不及待的红花,清晨4点小鸟忍不住开始喧闹,一只鹅在薄冰上滑倒,冬天的阳光照在你微微仰起的脸上。 幸福就是,早上挥手说“再见”的人,晚上又平平常常地回来了,书包丢在同一个角落,臭球鞋塞在同一张椅下。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张杰:习主席,我们不会为你去打仗 习主席,每次你亲切地称呼我们“人民”     我们却感觉很忧伤,因为“人民”在中国就是贱民     公仆住在高干病房疗养,我们的父母却病在冷炕上等死     公仆轻松地用权力交换金钱,我们却为还房贷四处奔波     公仆搂着小蜜销魂,我们却在陌生城市里找不到归宿     公仆在国外“一带一路”慷慨解囊,我们却只能让孩子借着月光读书     公仆强拆了我们世世代代的祖屋,还将“低端人口”四个字烙在我们额头上     公仆向蒙着眼的正义女神亮剑,我们求告无门只能跪访维权     如果发生战争,你又会称我们为“人民”     因为你需要“人民”的血染红你的帝国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习主席,我们不是一伙的     你们是国家的主人,你们是红二代,官二代,你们身上有高贵的红色基因     而我们只是国家的仆人,卑贱的蝼蚁     你继续做你的中国梦吧     无论是千古一帝秦始皇还是三千宫黛的阿房宫     那不是我们的梦,因为我们的梦早已破碎,血泪斑斑     从1949年到文化大革命     6000万人不是饿死,就是被你们打死,整死     秦始皇也比不过你们啊     秦始皇还希望江山永固,而你们什么都不顾忌     1989年学生仅仅呼吁自由民主,你们就在天安门用坦克碾碎他们身体     这是连促升都不会去做的事啊     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成了第二大经济体,你们摇身一变,成了红色资本家     资本主义挽救了你们,你们却给它起个绰号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一边穷奢极欲,一边悠闲地哼着国际歌的小曲     你们的确失去了锁链,但锁链却挂在我们的脖子上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我们不去保卫你们的红色江山     战败又有什么不好?     没有百年前的战败,我们还生活在奴才时代     德国、日本没有战败,世界大战的硝烟还在弥漫     毛泽东战胜了,我们百年宪政梦却破灭了     我们的前辈帮你们打败了蒋介石,但换回的却是报应,无穷无尽的灾难     习主席,去招集你们的子弟兵吧     从疯狂的赌场,从七星级酒店,从脱衣舞的夜总会里,去集结他们吧!     他们枪法精准、炮功威武,夜夜激战在温柔乡     他们不会刨你们的祖坟啊     他们对你们的命令从不会质疑     你们的子弟兵保卫你们的利益,不会是两面人     但愿,那些酒囊饭袋的家伙们不会拿错枪     但愿,那些专攻房中术的家伙们还能跑得动路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我们不怕死,但我们有太多疑问     雄壮的抗美援朝,为何竟是保护金家王朝?     悲壮的对越反击,为何竟是拯救屠杀了200多万柬埔寨人的恶魔红色高棉?     美好的统一祖国,难道可以屠杀2300万台湾骨肉同胞?     智慧的一国两制,为何想把坦克开上香港的大街上?     美丽的新疆为何变成露天监狱,维吾尔兄弟姊妹为何不敢说母语?     被你们称为分裂分子的达赖喇嘛,为什么脸上有着慈父般的微笑?     被你们折磨至死的刘晓波为何赢得世界尊重?     充满自信的你们为何要建互联网的柏林墙?     你们宣扬宗教自由为何要砍掉基督教堂的十字架?     你们宣扬依法治国为何要逼迫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电视认罪?     你们自称是马克思的信徒,为什么不许我们“妄议”朝政?     你们自称科技世界第一,为何却造不出一枚芯片?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四十年的韬光养晦,你们终于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你们制造的航空母舰正在南海炫耀武力     你们花钱收买的西方媒体和犬儒正在传播着你们的谎言     你们强大了,于是扯下蒙在脸上的面纱     你们自信了,于是要主导世界,走到舞台中央     但你们要打造一个怎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没有自由、没有公正、没有尊严、党国一体     那是奥威尔的《1984》吧?是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吧?     现在,世界已经看清楚了你们的模样     当世界对你们发出怒吼时     我们不会去阻挡世界文明的脚步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奴隶不会为继续当奴隶而去打仗!     我们卑贱但并不愚蠢     我们会等待,等待着火山喷发的那一日     我们会观看,观看你们被岩浆融化的场景     我们要证明,伟大的舵手、人民领袖只不过是衣冠勤受     我们要证明,人间不可能有天堂和永生的盼望     我们卑贱但并不懦弱     我们,要去!要去打仗,但枪口却对着你们     我们要用生命为后代换取一张属于他们的选票     我们要将以下文字以黄河的水为墨汁写在五岳之首的泰山上     人人生而有自由,人人生而有平等,人人生而有尊严!

年 前
Xuekang Guo
Xuekang Guo

最主要的没有说。计划生育是断中华民族的根。超生二胎的时候拉牛拆房。罚得倾家荡产。扩仗的时候想到人民当炮灰3。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余杰:中国一些菁英为什么支持习近平? 《金融时报》中文网发表一篇题为《中国的政界精英如何看待世界?》的评论,说的是记者参加由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组织的一场对话,与会者包括几名外国学者、记者以及中国高官、学者和商界人士。 与会的中国政界、商界、学界人士的言论颇具代表性,生动地呈现出目前中国菁英群体的所思所想。归纳起来,大致有以下几种论述: 第一,中国需要强大的中央统治。这一想法基于一个观点:中国在许多重要方面都是一个分裂的社会,中国有5亿人拥护邓小平的改革,同时还有9亿人认同毛泽东的世界观。约有9000万名党员的中国共产党对国家团结不可或缺。腐败和派系内斗威胁到党的合法性,习近平“拯救了党、国家和军队”——这种观点也证明了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合理性”。当然,他们也预测,“核心领导者”的新理念可能引向强有力的政府和经济自由。 第二,西方模式已名誉扫地。中国人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由在党控制之下的高学历技术官僚精英管理的国家体系。这是中国古老的帝国制度的现代形式。西方式民主和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对这一精英阶层可能产生过的吸引力如今已减弱。他们强调了西方国家在投资于本国实物资产或人力资产上的失败,许多西方国家当选领导人素质不高,而且其经济存在不稳定性。“苏联垮台后创造的民主国家90%现在都失败了”,中国不能去冒这个险。 第三,中国正受到美国的攻击,“美国已经向中国射出了四支箭,分别针对南中国海、台湾、达赖喇嘛,现在又加上了贸易”。中国将挺过这些攻击。中国已经是一个工业大国,其制造业规模几乎相当于美国、日本和德国制造业的总和。中国有数量庞大的高技能人员。中国经济对贸易的依赖度也低于过去。反之,美国企业高度参与——并依赖于——中国经济,而中国人很可能比美国人更能吃苦,他们对美国强权的威胁具有高度抵抗力。不管发生什么事,中国的崛起现已不可阻挡。虽然中国不能挑战美国在全球的军事优势,但在西太平洋,这种格局已有所改变,中国在这里正变得日益强大。就较长期而言,中国将发展起一支“一流”军队。 这三个主要论点足以说明今天中国的菁英群体为何支持共产党和习近平,这也是港台和海外华人世界以及西方亲北京的左派人士常有的论调。那麽,如何反驳以上三个论点呢? 首先,中国并不需要强大的中央集权。以经济而论,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经济的发展乃至腾飞,不是中央集权优越性的体现,恰恰相反,是中央在“国民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不得不给地方松绑,让地方有了一定的实施“自救”的自主性——实践证明,只要中央少瞎指挥、少干坏事,地方就能“万物生长”,广东和浙江的经济奇迹就是如此。 那些中国菁英所期盼的由强人习近平打造出强势政府和自由经济的结合体,根本就是要将火包裹在冰当中,毫无实现的可能性。自由经济必然要求民主政府,自由经济只需要遵循市场那双“看不见的手”,而不需要“核心领导人”的“精心计划”和“指手画脚”。毛泽东的大跃进和江泽民时代上马的三峡工程,就是前车之鉴。 其次,西方模式并未“名誉扫地”,而“中国模式”(如果真的存在“中国模式”这回事的话,经济学家陈志武就认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国模式”)毫无普世性。在全球范围内,除了中国是中央集权、一党专制以外,几乎所有的大国都是联邦制或邦联制,多党竞争、全民普选及三权分立。民主当然会遇到挑战和挫折,当年的纳粹德国、军国主义的日本和共产党统治的苏俄都曾认为可以击败西方民主国家,取而代之。然而,独裁暴政先后灰飞烟灭,民主制度则一直运行至今,一路走来,虽然跌跌撞撞、修修补补,却青春焕发、不见衰老。反之,“中国模式”表面上看咄咄逼人,却并未“得道多助”。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主席方舟(Richard Fontaine)和资深研究员克利曼(Daniel Kliman)在《外交政策》撰文指出:“一个更富有、与全球联系更紧密的中国没有变得更民主,相反,北京的经济实力如今允许它向其它国家传播自己偏执狭隘的价值观。”但问题的关键是,“中国模式”有在中国之外的任何国家成功实现的个案吗?环顾全球,中国有一个真正的盟友吗? 中国的菁英分子认为,“中国人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由在党控制之下的高学历技术官僚精英管理的国家体系。”用加拿大左派学者淡贝寜的说法就是“贤人政治”,用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渝的说法就是,“中国比台湾更民主”。然而,既然这个系统如此稳定有效,为什么习近平要如惊弓之鸟般不断发起政治清洗并强调“政治忠诚”呢?而习近平的博士学历究竟有几个人相信是真的呢?“高学历”什麽也说明不了——八十年代共产党开明派领导人赵紫阳连大学学历都没有,却能与经济学大师弗里德曼畅谈经济学理论,赵紫阳与习近平谁更有学识呢?今天中国的掌权者,从习近平以下,既缺乏治国的基本经验和知识,更没有任何的道德威望和个人魅力,除了这一小群与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既得利益菁英对其五体投地之外,在民间,人们轻蔑地以“习包子”称呼之,而当局对“侮辱国家元首”的言论和民众“封不胜封、抓不胜抓”。 再次,中国菁英阶层反美、反西方的民族主义情绪强烈而危险。每当中国与美国及西方国家发生人权、贸易等方面的争端,中国从不检讨自身存在什麽问题,立即条件反射般地想到“西方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如义和团和红卫兵那样情不自禁地“亮剑”。这种心态,跟德国魏玛共和国末期、纳粹上台前后的社会背景极为相似。耐人寻味的是,很多反美和反西方的先锋,都是在西方留学、访问过的人物,他们将个人在西方的挫败转换成一种公共性的怨恨,将中国与西方意识形态的差异转换为民族仇恨。 民族主义已经取代共产主义成为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尽管习近平近日频频就纪念马克思、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讲话,宣示中共绝不放弃此惟一真理、绝对真理、宇宙真理,党媒也吹捧“习近平思想是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最高峰”,各大学更是拿到巨额经费、疯狂扩展马列学院;但这些东西早已成为榨干汁水的甘蔗渣,聪明人不会信以为真,真正如罂粟般能蛊惑人心的还是狂热的民族主义。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北大校庆日在三角地贴出的那张反对习近平的大字报,其论点之一居然是习近平对美外交不够强硬,作者宣称“中美不能和平相处,中美必定你死我活”,作者知道这样的叫嚣在民间最容易赢得喝彩。 中国菁英群体支持习近平和共产党的理由,其实都很荒谬,轻轻一驳就倒。然而,已经被染成粉红色的《金融时报》中文网却颇为正面地呈现此类中国菁英的论调,不作任何分析与批判,仿佛《金融时报》认同这些观点。不要被这些所谓的中国菁英的学历、职称、名头、官衔及财富吓到,在学者王力雄的眼中,他们不过是专制制度培养出“普通的法西斯”或“平庸的法西斯”而已。王力雄指出:“他们只是专制机器上的细小零件,他们并非没有自己的思想,但是正义、良知、真理不会成为他们的行事准则,他们的心目中只有个人利益,把服从和执行专制的指令当作谋生的职业,对自己行为进行开脱的理由就是‘要吃饭’,心安理得为专制权力充当工具,去从事政治迫害等行为。”这些支持习近平和共产党、为习近平和共产党鼓吹的“普通法西斯”,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上,是最危险的障碍。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逢【🐶基八共产党】不反就不是中华儿女,因为【🐶基八共产党】不是中华民族的产物。 。 。所以中国现在是被【🐶基八共产党】殖民着。 。 。被殖民者的特征。 。人民没有公民的权利,永远被外来政权殖民者【🐶基八共产党】剥削。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 。 。 。【🐶基八共产党】党家天下党家国,中国是个殖民国。 。 。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自愿为奴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村落、这么多城市、这么多国家,有时竟会容忍一个暴君。暴君所拥有的,也只是臣民交予他的权势、只能在臣民愿意容忍他的范围内危害;除非臣民乐于忍受他更甚于反对他所造成的苦难,否则他无法向臣民作恶。 这样说来,是人民放任暴使君横行,甚至造成的自己被暴政压制的结果,因为他们只要停止服从就能脱离奴役。是人民奴役了自己,割断了自己的喉咙,他们本来能够在奴役和自由之间选择,但却推开自由,拥抱枷锁,他们默许甚至是寻求厄运。若恢复自由需要付出沉重代价,那我丝毫不会强求他人,然而,人还有什么是比起回复自己的自然权利-或是换句话说,从禽兽变回人-更宝贵的? 为了获得欲求的善,勇者不因危险而胆怯,智者不因苦难而缩退。 由此看来,若人只要欲求自由就能拥有,那人们可能不想要自由且拒绝此一善财的唯一理由,只可能是由于过度的安逸! 这个主宰你们命运的人,如同你们一样,只有一双眼睛、一双手和一个躯体,和你们城里为数众多、数之不尽的人当中最小的一个相比,他拥有的并没有比较多,除了你们所赋予他,却让他反过来摧毁你们的这番优势。他哪来这么多双眼睛来视察你们,若不是你们为他睁圆了双眼?他哪来这么多双手来鞭打你们,若没有你们向他出借了双手?他哪来这么多双脚来践踏你们的城邦,若不是有你们自己的双脚?若不是透过你们,他哪来的权力施展在你们身上?他怎么敢突击你们,若不是你们和他合谋?若不是你们窝藏了抢夺你们的盗贼、砍杀你们的凶手,背叛你们自己,他又能与你何为?你们自己播下有毒的种子,使他得以反过来伤害你们⋯⋯你们让自己承受这么多的苦难,让他得以温存于愉悦、沉溺于那些肮脏卑鄙的享乐之中;你们让自己日渐削弱,不仅使他得以茁壮,更将鞭策你们的缰绳勒得更紧。侮辱如此之重,就连处生都要在对生命彻底麻木,抑或是彻底停止忍受之间做出选择,而你们只要愿意尝试,就能拯救自己,甚至不需要实际作为,只需要拯救自己的欲望就能达成。当你们下定决心不再服从,你们就立即自由。 ⋯⋯丢失自由的同时,勇气也会一同逝去。 还有什么比完全失去自我地活着,让人掌控自我喜好、自由、身体和生命更悲惨的生活处境? 导读序 洪世谦 ⋯⋯自由不仅是属于个人的,而是包括那些与我们共伴的他者也都是自由的,因此我们并非与他者共组为联合体,而是一个不可分离的一,是「共伴的独一性」。德希达也借此说明,以友爱为基础的社会中,我们不可能身处于一个拥有个人自由,却对另一群处于奴隶的人感到麻木、无动于衷的状态。 ⋯⋯自愿为奴并非出于恐惧,而是建立在普遍的同意上;他断言,所有的统治(包括暴政)都是建立在人民的同意中。 对拉•波埃西来说,人作为唯一为了自由而生存的物种,若要他放弃自由是多么不幸之事。因此,关键在于只要让人民对自由感到陌生、忘却自由,那他就完全不会感觉到自己的奴役状态。 ⋯⋯在自愿为奴之前,必定为两种力量所驱使:武力或(自我)欺骗。一开始,人们因为征战而提供了僭主统治他们的权利,在饱经战火和危难之后,人民自我欺骗,认为若不继续提供这样的同意,则无法继续换取生存。于是,后人未曾体验并无法理解前人是在不得不的情况下才被迫放弃自由,换言之,第二代的人们,生于枷锁之下,且在奴役中成长,奴役状态成了他的自然状态。因此⋯⋯自愿为奴的第一个理由是习惯,如同他们的父辈般,这些受迫者习惯了屈从的日子,并说服自己要习惯这样的不幸。经年累月后,这些养成的习惯就仿佛是自然天性,人类对于自由的原始冲动被习惯所取代。其二是人们被以奴隶的方式养育;这种养育的方式让人失去自由,也同时失去勇气,因此不敢抵抗,并谴责那些抵抗的人只是想争取自己的利益。 ⋯⋯人民自愿为奴的原因,首先是愚民,或说过度的安逸。统治者以各种娱乐和享乐,或以金钱的诱惑,或以新奇的消遣,让人民对统治无感,而安逸于奴役。其次是造神,也就是透过各种传说、故事、碑文的方式,传颂统治者亲民、具有特异能力、悲悯、具有雄才大略等形象,并以各种华丽的词藻诉说着共善、公益,统治者又不忘为自己加上「护民官」的称号,让人民歌颂着对其坚定不移的崇拜。这些统治者死后,人民甚至立碑称其为「人民之父」,除了继续服从统治之外,还复制了这套对统治者的崇拜及这些话语所形塑的神话/化。 ⋯⋯利益,则是另一群人愿意自愿为奴的原因。他说:「维护僭主的永远都只是来自四、五个人,也就是这四、五个人让整个国家维持奴役状态。」这些人有野心或者贪婪,包括家奴、宠臣、巨贾,聚集在僭主身旁,为了维持他们的利益,在僭主之下,他们会自自再建立小统治集团。这些小集团透过对僭主的忠诚并相互裙带为庞大的统治集团,再施予小利给社会其他各阶层,让一般百姓误以为小确幸就是他们的利益,因此就会有上百万的人通过这些统治集团的连结,捆绑于统治者之手。

年 前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共产党拿人民纳税钱养五毛,是全民公敌】☆

十四亿人民,有一亿人民走上街头,反对【苟机八共产党】政府。 。 。就足以将【苟机八共产党】政府赶下台! 。 。 。 中国人民别让外国佬,笑我们中国人民是孬种。 。 。宁愿当奴隶,也不敢上街反对不公不义的【苟机八共产党】政府。 。 。 【苟基八共产党】党家天下党家国,中国是个殖民国。 。 。

年 前

下一个

川金会特别节目 完整版(2018年6月11日)

58:34

热点话题:川金会在新加坡举行

12:43

热点话题:川金会在新加坡举行

美国之音中文网

意见 2

程律师播报 川金会为什么选择新加坡?

5:20

程律师播报 川金会为什么选择新加坡?

Attorneycheng Broadcasting

意见 57

川金会前夕 世界记者涌入新加坡

1:06

川金会前夕 世界记者涌入新加坡

美国之音中文网

意见 1

家寧上救護車 緊急送急診室!

10:46

家寧上救護車 緊急送急診室!

眾量級CROWD

意见 941 030

【抗暴之戰】18區再開花! 網民發起「神獸罷鷲」行動

9:47:04